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行業資訊

全球疫情恐慌持續,“口罩熱”能為行業帶來多少利好?

意大利告急,伊朗撐不住了,韓國淪陷了!日本還挺淡定。

 

  忽如一夜春風來,刺目的病毒之花已在世界各地盛開。截至最新,韓國已有2022例確診病例,新增256例;日本確診919例;意大利確診655例;伊朗確診270例,死亡人數27人,死亡率高達駭人的10%,昨晚該國多名高官確診。

 

  一個月前中國人民對病毒的恐懼,現在全世界都感受到了。全球股市在新冠肺炎面前都一致的弱不禁風。

 

  在死亡的恐懼前,人人自危,這大概是人的共性,全球適用。

 

  亂世買黃金。但除了黃金之外,疫情下還有比黃金更加矜貴的東西,那就是口罩,口罩,和口罩。

 

  昨天,發改委宣布截至25日國內醫用口罩日產能達到3212萬只,日產量達到3028萬只;包括普通口罩、醫用口罩、醫用N95口罩在內,全國口罩日產能達到7285萬只,日產量達到7619萬只,分別是2月1日的3.4倍、7.8倍,口罩產能利用率達到105%,已初步緩解了口罩供需矛盾。

 

  但國外的光景就不一樣了。據韓國統計廳昨日統計,近期KF94口罩的網上售價超過4000韓元(約合人民幣23元),較疫情前的(700至800韓元)增長6-8倍。藥店、超市等實體店的售價維持在2000韓元水平。

 

  伊朗全國生產口罩的工廠已全面運轉,但產能仍未能完全覆蓋疫區人口。在首都德黑蘭,帶呼吸閥口罩價格已經上漲了十倍,但仍然一罩難求。商家表示是經銷商抬高了價格。

 

  近日,美國衛生部長亞歷克斯·阿扎稱目前全國戰略儲備只有3000萬只口罩,但醫護人員的口罩需求為3億只,因此需要請求國會撥款采購物資。

 

  這就像一個月前發生在中國的事情重演。從前中國口罩很缺,一次只能買五個,還要預約。現在產能上去了,但由于國外的潛在需求(鑒于中國口罩產能占全球約50%),口罩還很可能緊缺。

 

  物以稀為貴,股票市場上的口罩概念股也因為口罩的稀缺而“貴”起來。昨晚美股市場上的口罩生產商Alpha Pro Tech Ltd(APT.US)股價直接被暴力拉升103.79%,飆漲至25.25美元。但其最新總市值仍不過3.13億美元。

 

  而這些不過是A股的大家玩兒剩下的。今日A股口罩概念板塊再度上行,截至最新漲1.57%,報1457點。自1月21日至今,板塊指數累計已漲近40%。

 

  全球范圍內熙熙攘攘,甚至喪失理性的“口罩熱”下,中國的口罩產業又將何去何從呢?

 

  “口罩熱”能為產業鏈帶來多少切實利好?

 

  一般而言,完整的口罩產業鏈包括上游原材料(主要為聚丙烯(PP)、聚酯等);中游的PP無紡布、熔噴布、鼻梁條、耳帶材料及口罩打片機、口罩帶點焊機、口罩包裝機等生產設備;下游的口罩生產商及市場流通環節。

 

  醫用口罩一般由無紡布、熔噴布、耳戴材料構成,主體結構為三層(SMS)無紡布。S層無紡布主要原材料為均聚聚丙烯(PP)與過氧化物改性生成的聚丙烯纖維料,M層主要材料為熔噴布。而耳戴材料則為聚丙烯塑料/聚丙烯纖維+氨綸。

 

  熔噴布是指通過自身纖維熱熔而成,以熔噴法生產的無紡布,材料經過駐極處理后,纖維帶上電荷,并以靜電捕獲新冠病毒所在的氣溶膠。在不改變呼吸阻力的前提下,熔噴布的過濾性可達95%。

 

  就構成而言,熔噴布的原材料由高熔指纖維聚丙烯制成。除此外,傳統原料還包括聚酯(PET)、聚酰胺(PA)、聚乙烯(PE)、聚氨酯(PU)等。

 

  就原材料供應而言,正常情況下高熔指纖維聚丙烯產能一般較為充足。去年國內高熔指纖維聚丙烯產量為95萬噸,而一般而言1噸高熔指纖維聚丙烯足夠生產20萬醫用口罩。若按全產能用于生產醫用口罩的話,全年高熔指纖維聚丙烯產量可生產1900億醫用口罩,按當前日5000萬口罩產能的話足夠消耗3800天。

 

  實際上,正常情況下國內口罩年產能為50多億只,且該產能已占全球一半。常規情況下,口罩原材料的供應并不會有太大問題。

 

  但顯然,高熔指纖維聚丙烯并非全部用于生產醫用口罩,加上近期口罩需求激增及物流受阻等因素影響,產業鏈供求出現顯著變化。

 

  上游高熔指纖維聚丙烯需求量將得到增加。按兩個月(第一個月兩千萬、后一個月五千萬)共增產7000萬個口罩計算,共需高熔指纖維聚丙烯350噸,占去年去年產量的0.037%,總體而言增長并不大。但由于需求錯配及物流運輸影響,原材料的價格會出現一定上漲。此前聚丙烯價格處于歷史低位,漲價可能會對有關廠商帶來一定利好。

 

  生產設備同理。據媒體報道,當前一套口罩生產設備的價格已由25萬到120萬,漲幅380%;而熔噴布的價格則從1.8萬漲至8萬,漲幅440%。但價格漲幅中,有多少溢出是流到中間商手中也就不得而知了。

 

  目前國內產業鏈上游生產口罩用聚丙烯的A股上市公司主要包括中國石化、東華能源、恒力石化、道恩股份等。其中,中國石化已保證不會漲價。而中游的無紡布企業則包括欣龍控股、江南高纖、延江股份、再升科技、泰達股份、諾邦股份;熔噴無紡布生產企業則有再生科技及新綸科技。

 

  而中游的設備供應商則包括智云股份(截至2月17日累計在手訂單65套,意向性訂單超過300套)、拓斯達(已開放100臺全款預定訂購,交期為25個工作日)、田中精機(10日復工后已投入生產10條口罩機流水線)、正業科技(截至13日口罩生產設備在手訂單45臺,意向性訂單161臺)、瀚川智能(為下游客戶提供的口罩生產設備,定制生產周期為2-3周)。

 

  至于產業鏈下游的口罩生產商則相當繁多,包括原有的振德醫療、奧美醫療、陽普醫療、延安必康及各跨界生產口罩的上市公司,如廣汽集團、比亞迪、爹地寶貝、富士康等。

 

  但值得一提的是,口罩加工環節非常薄利。一般而言醫用普通口罩出廠價每個9分錢左右,而醫用外科口罩每個售價則在4毛錢到4毛5分之間。企業代工生產利潤則更小。據浙江江陰口罩工廠此前向媒體披露,工廠代工生產口罩每只賺不到五厘錢。

 

  因此,即使一眾企業紛紛下場生產口罩,但即使在口罩價格出現較大幅度上漲的情況下,這場全民為國產口罩的熱潮并不會產生太多的利潤。實際上,在國家嚴打口罩惡意漲價的情況下,產業鏈各環節的利潤空間注定不會太大(撇除黑經銷商的影響)。

 

  全產業鏈而言,下游需求激增對原材料需求增長刺激不大,下游代工生產利潤較微薄,因此最大利好可能屬中游的設備供應商(當前供應偏緊)及無紡布及熔噴無紡布企業。

 

  潮水退去,口罩行業前景將如何?

 

  就近期而言,隨著國內疫情轉好但日本、韓國、意大利、伊朗等海外國家的疫情持續加重,國內已有醫療物資進出口從業者考慮在國內需求的前提下開展出口事項。

 

  因此,市場的口罩概念熱或能再繼續維持一定時間。

 

  今日A股市場上口罩板塊為唯一錄得上漲板塊。截至上午收盤,板塊56只個股中有半數錄得上漲,華紡股份、道恩股份、錦泓集團、搜于特、融捷健康等五只個股漲停。

 

  在全球性的疫情恐慌之下,口罩似乎成了唯一的受益板塊。新冠肺炎影響持續時間越久,口罩概念受到關注就越多。

 

  而拋開此次新冠肺炎帶來的需求激增因素,中國口罩產業的情況是怎樣的呢?

 

  就上文提到的口罩產業鏈中游(包括無紡布及熔噴無紡布生產商及設備供應商)而言,自農歷新年伊始,其股價漲幅都頗為理想,滾動市盈率亦隨之水漲船高。但在十家上市公司中,已披露年度業績預期的共有六家,盈虧各半。

 

  從中或可推測,國內口罩產業景氣度并不如想象中理想。

 

  考慮到疫情無論如何嚴重,亦會有散退的一天。據行業報告相關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口罩行業總產量“僅”為45.4億只,分攤到每日產能不過1244萬,而目前產能已高達7000萬,預期全球疫情受控制后國內的產業鏈將會出現大量的過剩產能。

 

  當行業需求恢復常態,在此次疫情中出盡風頭的口罩產業是否會再復于平庸?

 

  對于跨界生產口罩的企業,日前國家發改委會同財政部等出臺文件明確,將相關醫療防護物資列入國家儲備。企業加大生產力度、擴大產能而多生產出來的口罩等防護物資,政府會兜底收購。

 

  但即使這樣,企業溢價買進的設備仍可能將擱置,甚至要打折出售,造成短期虧損。

 

  而對于還在產業鏈的企業而言,下游口罩生產商對品牌的打造,攻占海外市場可能才是長遠而言的發展方向。當前國內口罩銷量前十品牌中,外國品牌占其六。口罩行業的技術壁壘并不高,對于行業而言,國內大企業因為市場利潤空間小不肯進入市場才是問題所在。

 

  沒有疫情加持,在去年一年中,上述十家行業中游概念上市公司中股價漲幅較大的僅有再升科技、拓斯達、欣龍控股及延江股份。

 

  一旦市場關注度及行業需求恢復常態下滑,口罩概念股能再借什么起飛呢?

新聞資訊

聯系我們

QQ:43870401

座機:0717-4829218

熊旭:13997693223

曹京君:13040974087

郵箱:sales@xinlong-yc.com.cn

地址:湖北宜都陸城太保湖欣龍產業園

微乐辽宁麻将官网下载安装